另板波叔一波中特|013期一波中特公式

春風拂百花 嶺上生萬物

2019-04-15 08:34   來源: 海南日報

??? 百花嶺雨林古樹上垂掛的一條條海南藤芋,被譽為“黃金索”。海南日報記者 蘇曉杰 攝

??? 百花嶺上的扁擔藤。海南日報記者 蘇曉杰 攝

  【編者的話】

  自然或許不需要人類,但人類一定需要自然,因為自然是人類生存與發展的環境和保障。從某種意義上說,一部人類文明的發展史,正是一部人與自然的關系史。

  我們強調山水林田湖草是一個生命共同體,就是因為生息于其中的萬物是一個生命共同體,各生態要素之間相互影響相互作用,彼此是不可分割的整體。而作為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生態系統之一,熱帶雨林的盛衰消長不僅是地表自然環境變遷的反映,更直接影響人類生存條件。

  4月1日,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管理局在吊羅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正式揭牌成立,標志著海南在構建熱帶雨林保護體系上揭開新篇章。

  日前,百花嶺雨林文化旅游區正式營業,在有序開展生態觀光、科研、宣教活動之余,無疑也為公眾開啟了一扇探知熱帶雨林奇觀、感受基因寶庫魅力的窗口。本期《海南周刊》推出特別報道,通過梳理百花嶺的“前世今生”、熱帶雨林資源及動植物棲息地生態環境現狀,關注景區踐行“先保護后開發,邊開發邊保護”理念的探索之路。

  如果把海南島陸地板塊比作一塊巨大的拼圖,位于海南中部山區長征至番響一帶的抱板群地層便是最早拼上的“碎片”之一。活躍的地殼運動在數億年的時光里持續進行,在這塊古老的“碎片”上堆積出連綿山脈,狀似一頂烏紗帽的百花嶺便也穩穩落在了其間。

  距離瓊中黎族苗族自治縣縣城不過7公里,主峰海拔1100米的百花嶺與西南面的五指山、西北部的黎母山成鼎立之勢,雖說“個頭”并不算太拔尖,卻憑借著獨特的地理位置與氣候特征,滋養出豐富而獨特的熱帶雨林景觀。萬物欣欣然張開雙目,使勁呼吸吐納,大到一棵千年古樹,小到一行石縫中的青苔,盡是山野情趣。

  古老前世: 從海底“長”出來

  “因為山就在那里。”戶外運動圈里廣為流傳的這句名言,言下之意是,山在那里不移不動,只有人去攀登,才能抵達巔峰。

  可若是將視野放至更為宏大的歷史長河中去考量,“山”也并非巋然不動。

  地質學界普遍認為,海南島古代與雷州半島相連,后因構造斷裂或海岸侵蝕等原因,才與大陸分離。關于兩者分離的具體時間,學界一直眾說紛紜,而海南島的古陸雛形卻是有跡可循。

  據《海南省志》及《瓊中縣志》記載,分布于長征——番響一帶及五指山外圍800至1000平方公里的抱板群,是海南島目前所知最古老的地層,至今已有8.83—14.06億年。位于五指山東北方向的百花嶺,也恰好位于這一古老板塊的腹地。

  只是彼時這一板塊隨地殼運動下沉為海,直到地球進化至3.0—3.5億年以后,多次大規模造山運動及混合花崗巖類巖石的頻繁生成,再加上長期風化剝蝕、河流沖蝕與洪沖作用的共同影響,才讓瓊中縣境最終上升為陸地,形成如今穹窿山地狀的地貌特征。

  由屹立于瓊中西南部的五指山峰發脈,自西向東沿縣南邊界延伸,途經縣城營根西南角時,形成一座主峰海拔1100米的支脈,名曰“百花嶺”。經專家勘查發現,百花嶺山體屬海西—印支期(距今3.0—3.5億年)花崗巖石,這為證實其地質年齡提供有力實證之余,也倒推出百花嶺漫長的形成過程:大量巖漿侵入地表,緩慢冷卻、凝固后形成花崗巖,再隨著地殼運動緩慢上升。當這些巖石露出地表,在風的吹拂和雨水的沖刷下,松軟的巖石會被流水和風侵蝕帶走,堅硬的巖石便留下來形成山地。

  在地殼的垂直運動中,花崗巖沿著近于垂直溪流的裂隙面,經受長期的風化剝蝕特別是流水的沖刷作用,先形成階梯,使流水的沖刷作用加劇,從而造就落差達300米的百花嶺瀑布。

  獨特地理:扼營根盆地之要津

  以五指山、鸚哥嶺為隆起核心,5千萬年前的一場“喜馬拉雅運動”讓海南島呈階梯狀、向外圍逐級下降成層圈地貌。地處五指山北麓的瓊中,地勢又自西南向東北傾斜,依次形成中山、低山、高丘、低丘、臺地、河流階地與傾斜沖積平原。

  從黎母山、鸚哥嶺與五指山山脈延伸而來,大大小小的山嶺盤踞在瓊中縣城,

  構成一個東北開口的“畚箕形”丘陵性盆地地形,即“營根盆地”。如果把縣城營根比做一張朝東北擺放的“靠背椅”,那百花嶺則正好位于椅子的靠背處。

  《瓊中軍事志》中記載:“百花嶺軍事地位十分顯要,它在海榆中線公路南面,又是營根隘口和金屏嶺隘口的縱深依托,最得地利,憑險據守,難越此關。”又載:“營根隘口,位于營根鎮西側,由螞蝗山、加尖嶺組成隘口,海榆中線公路由兩山之間穿過。營根鎮位于該隘口唇邊,百花嶺、加尖嶺聳立側后,居高臨下,俯瞰全鎮,是瓊中縣城重要依托,該山口地勢險要,是一道天然屏障。”

  百花嶺地理位置之險要,由此可見一斑。

  從熱鬧繁華的營根進入百花嶺,7公里的距離,沿盤山公路每往上一步,飛瀑、溫泉、湖泊、溪流、溝谷、奇石與雨林的面貌,便次第躍然眼前。復雜多樣的地形地貌造就出百花嶺形態萬千的自然景觀,從散布巖石小山的低地丘陵,到溪流縱橫的高山溝谷,不同的地形,不同的海拔高度,甚至同一山地的不同坡向,都會讓氣溫、降水、濕度、風速等氣象要素明顯有別,由此也為多種生物的生存繁衍提供了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

  “不僅植被保護十分完好,熱帶雨林景觀相當豐富,類似于空中花園的一些景觀甚至比吊羅山、五指山等地更為鮮明。”在多次前往百花嶺調研走訪后,海南植物專家黃青良直言,這得益于其所處的獨特地理位置。

  受地形、熱帶氣旋及季風等因素影響,海南島降雨量基本上以海南島中部的五指山為中心呈環狀分布,其中又尤以瓊中的降雨量最大。在四周高山的阻擋下,密集的雨水聚集于“營根盆地”,毗鄰而立的百花嶺自然接收到更多的氤氳水汽,滋養得山林郁郁蔥蔥。

  區位便捷:隱藏在城市中的雨林

  作為地球上抵抗力最強、穩定性最高的生態系統,熱帶雨林無疑是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生態系統之一。因地理氣候條件特殊,又與陸地隔絕,海南島擁有我國分布最集中、保存最完好的島嶼型熱帶雨林,資源極其寶貴。

  在今年年初通過的《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方案》中,五指山、鸚哥嶺、尖峰嶺、霸王嶺、吊羅山及黎母山等海南名山均被納入熱帶雨林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區,構成一個“大雨林”生態圈。與這六大山峰相比,同五指山一脈相承的百花嶺,所擁有的生態資源也絲毫不遜色。

  據原瓊中林業局(機構改革后并入瓊中自然資源和規劃局)調研顯示,百花嶺占地面積達4.753萬畝,以熱帶雨林植被為主的天然林覆蓋面積達78%,擁有海南粗榧、海南木蓮、桫欏、綠楠、母生等500多種熱帶雨林喬木植被,厚皮樹、野牡丹、芒箕、鋪地蜈蚣等灌木草本植被,以及蟒蛇、穿山甲、果子貍、松雀鷹、綠翅金鳩等多種野生動物。

  提及熱帶雨林,很多人的腦海里往往會蹦出“人跡罕至”“荒無人煙”等關鍵詞。而探訪瓊中百花嶺,卻是從穿過縣城一座檐角飛翹的百花廊橋開始。獨特的地理位置孕育出百花嶺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更讓其成為難得的“隱藏在城市中的熱帶雨林”。

  如今隨著瓊樂高速通車、萬洋高速加速推進,處于“田”字型高速路網中心點的瓊中全面打開大門,也意味著你無論是從海口、屯昌、樂東或是三亞出發到百花嶺,都是一場說走就走的雨林探秘之旅。(記者 李夢瑤 于偉慧)

[責任編輯: 紀驚鴻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601124366051
另板波叔一波中特 生肖连复式表图片 北赛车pk10直播手机版 500彩计划网 乐优彩票怎么不能用了 959彩票平台 北京pk10走势图表 pk10计划在线 扑克牌玩三公的技巧 时时彩1000期历史开奖 生肖复式图